<sub id="tsi4g"></sub>
        <wbr id="tsi4g"></wbr>

      1. <form id="tsi4g"></form>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上海北九雕塑藝術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雕塑資訊

        家庭雕塑(Family Sculpture)技術介紹

        發布時間:2015-01-23  

        家庭雕塑

        一、定義

        家庭雕塑意指在空間中擺置家庭成員的肢體,由其中一位家庭成員扮演導演,來決定每個人的位置,所形成的生動場面代表這個人對家庭關系的象征觀點(翁澍澍、王大維,民88)。也就是由個別的團體成員將家庭成員(或以團體中其他成員、物體來代表家庭成員)放到某一位置中呈現肢體(physical)與距離的型態(spatial configurations)來反映雕塑者眼中家人的關系,或在某一特定時刻他們與其他每一家庭成員的關系,這個結果以生動戲劇化的方式顯明家庭影像結合非口語的距離、姿勢與表情,這種距離的隱喻(spatial metaphor)象征家庭親近、疏離、包含與排斥(inclusion and exclusion)、倚賴與獨立、易接近(accessibility)與不易接近(inaccessibility)等主題,幫助個人檢核對家庭關系已存的觀點,以擴展對自我與家庭動力的覺察,及對經驗的再詮釋。這種對家庭關系具體的描繪,比口語的描述或未詳細說明的想象較容易使個人儲存(store)、補救、產生關連與行動,并經由現在的行動強調改變新的可能性(Constantine,1978;Lawson,1988;Luann,1991)。

        二、發展背景

        家庭雕塑是一種表達性的技術由經驗取向的家庭諮商中浮現出來,而經驗取向的家庭諮商是起源于存在、人本與現象的心理學,由David Kantor與Bunny Duhl , Fred Duhl及他們在Boston State Hospital、Boston Family Institute的同事,早期是運用物體來替代人,經由Virginia Satir的催化而發展,她示范運用人來隱喻性地代表特定家庭輪廓的抽象型態,基本上家庭雕塑是參照Kantor、 Duhl 與 Duhl的工作,而由Virginia Satir與Papp、Silverstein將其普及化。Satir在1960年代發展此一家庭重塑中的一種技術,由家庭成員重新扮演他們多世代的重要關系場景因此可以改變固守的知覺、情感與信念(Luann,1991)。

        三、家庭雕塑與心理劇的不同

        很多人難以區分家庭雕塑與心理劇的不同,而Constantine(1978)認為家庭雕塑與心理劇不同之處在于家庭雕塑是在空間中擺出家庭成員類似的距離(spatial analogies)與肢體型態來描繪象征性的過程與事件,讓個案與情緒經驗維持一段距離,經由這種脫離使個案對過去與現在情境中的復雜情緒決定因素有新的覺察,遠離中心點(decentrate)使個案對自己參與在進行中的人際模式增加客觀性與覺察;而在心理劇中會嚴謹地重演出事件,將主角放到經驗的中心點去,以促進主角回憶在過去的經驗中表達與未表達的情緒,在心理劇中強烈的情緒再經驗與宣泄是主要的目標,經由從被阻塞的情緒中得到自由,個人就能做出新的行為的選擇(Constantine,1978)。王行(民85)認為雕塑的結構性高;而心理劇屬即興演出結構性低,雕塑的主角可以事先安排;而心理劇的主角則是在現場產生,雕塑所探討之有關時間以回溯過去為主;而心理劇則兼具過去、目前與未來的場景。 四、理念假設 家庭雕塑的理念假設為:人們對復雜人際系統會以壓縮的、距離的(spatial)隱喻形式銘記在心,對此系統的了解會分類、繪制成圖像(map)儲存,而這些構成了個人心中對世界了解的圖像。Kantor研究了家庭每天的事務后提出以下見解:家人間距離的規則(distance regulation)是了解家人如何運作(operate)的核心機轉,距離的規則指物理的空間與隱喻性的運作(如描述情緒的距離:我希望可以彌合你我之間的缺口)(Constantine,1978)。

        五、功能

        家庭雕塑的功能很多,以下綜合各家的看法列舉如下:

        1. 最明顯的功能是作為探索或顯示(revelatory)隱藏的或不清晰的動力(Constantine,1978),可增加對自我與家庭動力的覺察(Lawson,1988)。
        2. 可強化非口語經驗,減少理智化(Lawson,1988)。
        3. 在持續的治療過程中用來進行臨床診斷與介入策略的評估(Luann,1991;Constantine,1978)。
        4. 行為的呈現比口語的描述更能精確反映家庭的溝通,且過去的經驗可活躍于現在。(Satir & Baldwin 1983)
        5. 在訓練課程中用來增進個人的成長與發展(Luann,1991)。
        6. 為受訓者示范表達性、經驗性方法的訓練技術(Luann,1991)。
        7. 在家庭重塑的過程中,會運用許多肢體雕塑的方法來傳遞各種不同的內心狀態或人際互動模式,這是一種非常具有威力性的技巧,它能夠刺激雕塑者的知覺系統,并且直接由身體引發內在的深層感受,同時還可以幫助其他成員很快的了解及同理雕塑者的心境(王行,民85)。
        8. 雕塑最大的優點是透過肢體行為的示范能將家庭溝通精確顯現出來,比諸語言描述更入木三分,另一個優點是可以將過去的家庭經驗于此時此刻重現。(Satir & Baldwin,1983)。

        六、使用時機

        家庭雕塑是一強而有力的介入技術,在適當時機使用可增進治療的有效性,以下是家庭雕塑介入時機的舉例:

        1. Satir 經常會使用雕塑,藉著創造夸大的溝通姿態(討好、指責、超理智、打岔)來分享她對溝通姿態的覺察,在將成員擺出溝通姿態后詢問其身處此位置的感受,接著會邀請他們重新以放松的方式來擺出自己的溝通姿態,之后再教導他們更一致的溝通方式(Loeschen,1998)。
        2. 有力的矯正治療中的滯礙與拖拖拉拉(Constantine,1978)。
        3. 當學生檢核其原生家庭時可用來切斷過度的口語化、理智化、防衛及投射性的指責(Luann,1991)。
        4. 在家庭與婚姻諮商的臨床實務中可有效的改善受訓者情感反轉移問題(Luann,1991)。

        七、使用對象

        家庭雕塑可實施于家庭諮商中的個人、夫婦、兩個協同治療師或工作團隊、父母與小孩的次系統、兄弟姊妹的次系統、整個家庭、與家庭有親戚關系的網絡;或運用于公司的訓練與組織發展中,而其階段與形式會因對象而有不同。

        八、家庭雕塑的四種角色

        一般而言家庭雕塑中常出現的角色為:雕塑者(或個案)、催化者(或治療師)、角色扮演者(被雕塑者選出來扮演原生家庭成員者)、觀眾(觀察并給反饋),若團體成員很少而需扮演的角色很多,則可以椅子、枕頭或填充動物來充當角色。(Luann,1991)

        九、雕塑的可能焦點

        進行雕塑時要將雕塑扣住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點,如(一)特定的問題或難事(二)危機時期或事件(三)家庭關系中的某一向度如:權力。

        十、雕塑的例子

        Wegscheider ,Higby , Klontz, 與 Rainey(1994)指出下列家庭雕塑的幾種類型:

        1. 原生家庭的雕塑:指父、母與自己的三角關系,或加入其他兄弟姊妹。
        2. 工作伙伴(work family)的雕塑:如同儕、協同工作者、受僱者、雇主、督導及其他支援工作情境的人。
        3. 支持團體(support groups)的雕塑:指能給個案(Star)愛與支持的人,如朋友、贊助者、知己或治療師。
        4. 延伸家庭(extended family)的雕塑:指大家庭或祖孫三代的家人。
        5. 自我面貌(parts of self)的雕塑(parts party):指協助個案認清整合自我多個部分(面貌)的雕塑。
        6. 現在的家庭(current family)雕塑:指在目前生活中與個案有親近接觸的人,如原生家庭、其他親戚、室友或個案自己的家(伴侶、小孩)、或過世伴侶、前任伴侶??煞磻獋€案目前的生活架構、情緒狀態。

        十一、雕塑的不同類別

        我們可從Lawson(1988)所舉的實例窺知一二:
        「一個學生描述她扮演介于父母中間緩沖者角色的家庭型態,因此維持了父母婚姻的穩定,而她的哥哥和妹妹則很少做使家人得以聚在一起的介入,她想除去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但對問題的特性與如何選擇更有效的解決方法不清楚,在她的家庭雕塑中,她將哥哥妹妹放在接近門的墻角且面向墻壁,她將自己放在房間的中心面對哥哥和妹妹的后背,而她的父母各站在她的兩邊且用手抓住她的手臂,再加上舞蹈的要素當她向父母或哥哥妹妹移動時讓父母輕拉她的手臂,而哥哥妹妹被指示互相說話、忽視個案與父母的困境。當這學生經歷這個經驗確實覺察她對父母的婚姻有多負責,而若她改變緩沖的角色即將面臨父母離婚的可怕,當討論過各種她可能選擇的行為后,展開新的雕塑---她與哥哥妹妹結盟、父母與三個孩子有清楚的區分、兩個世代間有自由的交流互動。過程的討論包括:從父母中分化出來的責任,父母對配偶的責任,對整個家庭的忠誠與負責有更真實而彈性的期待,經由雕塑到家庭舞蹈的經驗,她獲得了自信與覺察去討論她扮演父母間緩沖的角色,并漸能以一種舒服的步伐開始從這角色中走出來?!箯囊陨系睦又?,經由制造與真實家庭關系類似的經驗,促使個案經由身體的體驗引發內在的深層感受而對其內心狀態或人際互動模式有覺察并能能刺激雕塑者的知覺系統而擴展其認知,使個案能嘗試各種新的選擇,如此看來家庭雕塑具備了比口語描述更能精確反映家庭溝通型態的優點,且因著透過身體體驗同時運用了聽覺、視覺與觸覺所以是甚具威力性的技巧。 Wegscheider, Higby , Klontz 與Rainey,(1994)認為家庭雕塑有三種,由靜態到動態分別為:

        十二、進行雕塑的三個階段

        十三、完整的家庭雕塑應含括的步驟

        十四、限制

        雕塑的實務演練意義一

        *課前準備:


        雕塑的實務演練意義二

        *課前準備:

        1. 拍照(take a photograph):個案以特定的形容詞來描述角色、人格、行為、外表(如打岔、討好、指責、超理智、一致型等溝通姿態),確定角色的姿態與距離是對的,在雕塑中可使用內在小孩使個案可后退來觀察,使個案開始浮現一張照片、圖畫,可從中學習許多東西。
        2. 作一個活的雕塑(doing a living sculpture):在雕塑中加入話語,讓個案對被雕塑者說話,對每個人表達情感,被雕塑者也可回應、對話,從所扮演角色的觀點來分享感受,導引者也可請未扮演角色的觀眾給反饋,來增加個案的知覺、領悟。
        3. 進入心理?。╡ntering a psychodrama):先設景,接著所有角色扮演者開始互動,有時只是讓個案看、觀察、感覺,有時適合讓個案進入演出的中心點,讓他投入成為雕塑中的一員,若個案能確認、表達感受則不需用內在小孩,但若要讓個案以新的方式來了解情境,則可用內在小孩來呈現,使個案能看到一個新的圖像。
        4. Constantine(1978)指出家庭雕塑的進行通常會含括以下三個階段:
          1. 建立物理的距離與隱喻的距離之間的圖像:從外在真實的距離到內在隱喻的距離之間建立一個橋梁,使個案能將內在的真實投射于外在的真實,如邀請參與者探索真實的物理距離再邀請其接觸彼此的感覺,然后當他們彼此移動得更接近或更遠時開始去覺知其舒服與不舒服的微妙感覺。
          2. 建構此雕塑:個案運用他自己的身體來建構此雕塑,雕塑的過程會催化進入非口語的右腦半球體,輕扣儲存于當中的動作與肌肉的記憶。
          3. 探索此雕塑的過程(processing the sculpture):藉著回到真實的此時此刻的空間結束雕塑的過程,雕塑的過程經由如對個案提出詢問與從多重觀點討論其意義、影響、暗示(implication),每一參與者有不同的情緒、認知經驗,可提供獨特的觀點與覺察。
        5. Luann(1991)認為完整的家庭雕塑應含括的步驟如下:
          1. 設景:要求雕塑者選擇引發強烈情緒的特定事件或時間點,催化者可以詢問:房間或房子的大小形狀或事物的背景、顏色、光線明暗、氣氛、溫度、地板與墻壁的質地、房間中任何重要的物體等問題,一方面可讓個案暖身;另一方面也可讓個案回到事件當時的情境。
          2. 選擇角色扮演者:由雕塑者在團體中選擇個人或身體特質類似其原生家庭成員的人,如父母、兄弟姊妹與自我等,由這些人擔任角色扮演者。
          3. 創造雕塑: (1) 催化者指導雕塑者告訴每一位角色扮演者在扮演特定的人物時須知道的事,如人物的特質、身體姿勢、臉部表情、重要的非口語動作等,借以灌輸角色扮演者對真實家庭氣氛的知覺,并增進雕塑者對家庭成員的同理及了解(Lawson,1988)。
            (2) 雕塑者把角色扮演者擺出特定的空間、隱喻的位置(spatial metaphorical position)、手勢(表情)、與自我或其他家庭成員有關的動作的模式,距離、親近、碰觸、臉部表情、手臂與腳的位置是雕塑者對家庭知覺的重要指標。
            (3) 雕塑者應有適當的引導與支持而其知覺應被給予完全的自由、尊重及認可;時間點的掌握(timing)、建立融洽的關系(rapport)、尊重、雕塑者的經驗應被認可這些是無可取代的。 (4) 可能的催化問題如下:(這些問題可以問雕塑者與其他扮演重要家庭成員者)
            a. 你媽媽應站在哪里?你爸爸呢?
            b. 你媽媽采取的姿勢是什么?(坐、站、跪下、躺下、或其他)?你爸爸呢?
            c. 你媽媽臉部的表情是什么?你爸爸呢?
            d. 他們有多接近?他們會碰觸彼此嗎?如何碰觸?碰觸哪里?
            e. 他們會對彼此說什么?
            f. 你雕塑的標題是什么?
            g. 這個雕塑持續這樣多久了?
            h. 在這雕塑中將會發生什么事?
            i. 身處這家庭的這個位置感覺如何?
            j. 你同意這就是這家庭的功能嗎?
            催化者要夸大這家庭雕塑并使用重復性來強化增強情感的強度。
          4. 以安慰的音調與適當的碰觸來支持雕塑者。
          5. 保護雕塑者避免過度負荷,催化員對雕塑者必須有極高的尊重以阻擋其他人的分析或認知的打斷此經驗性的過程。
            (8) 當雕塑者以新的觀點去面對他的家人時,團體成員幫助雕塑者產生選擇(Lawson,1988)。
            (9) 若時間允許讓雕塑者創造一個新的雕塑描述更健康更有功能的安排,這樣做可強調增加選擇、希望、及強化(empowerment)雕塑者。
          6. 探討雕塑的過程:
            (1) 雕塑者與其他參與者去角并接受詢問,以幫助他們回到此刻的現實。
            (2) 隨著雕塑的進展新的覺察會增加雕塑者對原生家庭已發生事件的知覺、解釋與反應,家庭中關系的模式、界限、三角關系、同盟關系會清楚呈現出來。
            (3) 代理人(surrogates)、催化者、團體成員給雕塑者反饋,對雕塑者的經驗提供支持與肯定。
            (4) 催化者要避免做出解釋來重新框架雕塑者的事實,因為由雕塑者自己達到覺察會比由催化者由外在強加給他更強而有力。
            (5) 建議探索家庭雕塑的問題如下:
            a. 你想看到什么改變?
            b. 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什么需要改變?
            c. 你想維持什么模式?
            d. 你需要這個家發生什么?
            e. 如果這些模式將改變誰會獲得或失去最多?
            f. 你如何雕塑他們來呈現你希望他們成為的樣子?
          7. 每一角色扮演者說出在被指派的角色與位置中的感受,觀察者描述角色扮演者與雕塑者口語、非口語的行為,并檢核由行動中顯露出來的內在經驗。
          8. 讓觀察者分享過程中被引發的經驗或感受而不是評估雕塑者的經驗
        6. 家庭雕塑雖為一強而有力的介入方式,但使用時導引者應注意以下的限制: 一個治療師愈能整合自己的生命經驗,就愈能具有導引雕塑的創造力,治療師運用自己的能力來自于其在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當治療師能覺察自己卡住的部分時,要在這些部分上做功課,其有效性與創造力才能提升(林沈明瑩、陳登義、楊蓓,民87);另外想象力是新的變化與運用上的另一限制(Constantine,1978) ,除此之外,使用者要先對距離的語言(spatial language)(動作學(kinesics)與肢體語言)感到自在與熟悉,而這需要練習使自己發展習慣的距離的技術與程序(Constantine,1978)。 而其他的限制包括:耗時、要同時找許多人來參加可能有困難、有人會因感到可笑或有威脅感而猶豫去做、小孩可能有困難去安置成人的家庭成員(可在絨布板上以人形圖像來做)等。 1.請同學事先熟悉Satir的五種溝通姿態-指責、討好、超理智、打岔、一致。
          2. 思考在壓力情形下父母的溝通姿態及自己與父母的溝通姿態。
          3. 預想一位有興趣探索自己與他的關系的人物。
          一、每位同學輪流擔任催化者與雕塑者
          二、由雕塑者選出父,母,及丈夫或妻子或朋友或同事(由雕塑者決定出他有興趣探索的一位)
          三、由雕塑者先雕出在壓力情形下父母的溝通姿態
          四、催化者引導雕塑者將自己放到原始三角的關系中,雕塑者會接近父母中的哪一位?他的溝通姿態是什么?
          五、催化者詢問雕塑者他自己的溝通姿態是向誰學來的?在此位置的感覺、想法(身體及心理)如何?父、母的感覺與想法(身體及心理)如何?
          六、催化者再請雕塑者雕出另一位關系人與他在壓力情形下二人的溝通姿態
          七、催化者請雕塑者看一下父母的溝通模式與自己與另一關系人的溝通模式的異同之處,雕塑者對此的覺察、想法如何?此關系人像誰?
          八、請雕塑者擺出他理想中與另一關系人的溝通姿態,請他在此位置上去體驗新的關系,描述任何他想要做出的改變,這新的雕塑產生什么感覺?
          九、分享與討論 1.請同學事先熟悉Satir的五種溝通姿態-指責、討好、超理智、打岔、一致。
          2. 思考在壓力情形下父母的溝通姿態及自己與父母的溝通姿態。
          一、每位同學輪流擔任催化者與雕塑者,其余三人分別扮演雕塑者及他的父母。
          二、催化者請雕塑者將這些角色擺置到能反映其知覺中家庭關系的位置,來創造一個他與父母或照顧者相處經驗的圖像。
          三、催化者請角色扮演者靜止并保持其姿勢、動作、表情10秒鐘。
          四、催化者探索每一角色扮演者及雕塑者由此雕塑中產生的感覺。
          五、催化者請雕塑者創造一個新的、理想中的雕塑,并描述任何他愿意做的改變。
          六、催化者探索每一角色扮演者及雕塑者由此新的雕塑中產生的感覺。
          七、催化者邀請雕塑者進入新的雕塑中成為自己去經驗這新的關系。
          八、催化者探索雕塑者的感覺。
          九、分享與討論
        前一篇:
        后一篇:城市雕塑建設的重要性之一
        中国厕所偷窥BBB_春药按摩人妻弓中文字幕_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_欧美人与拘牲交大全o人禾